Adamovic Basses-創始人Nikola Adamovic技術解析

來自荷蘭的手工貝斯品牌Adamovic創始於2001年,工程師出身的Nikola Adamovic苦於無法在市場上找到自己滿意的貝斯踏上製琴師之路。 (一說是一支壓到Nilola腰痛的貝斯讓他走上了製琴之路)

Adamovic專注於音色,選材,結構,人體工程學等領域的深入探索,目前成熟的琴型包括:木星,光暈,土星,月蝕,黯淡,超新星。 Adamovic被業界稱為最佳的人體工學貝斯,無論演奏者內功如何,擁有一支Adamovic,至少可以達到外在人琴合一的境界:)

Adamovic對音色的把握和獨到的製琴工程理念迅速得到了頂級手工貝斯用戶的青睞,眾多超一線品牌的代言人甚至開始自掏腰包訂製來自荷蘭的神秘手工琴。客戶名單中不乏Joe Bonamassa的貝斯手Eric Czar和貝斯演奏大師Anthony Wellington這樣級別的音樂家。

1.音色

懂貝斯的人會有自己對音色獨到的見解,所以一個負責任的製琴師應該能夠幫助客戶找到他想要的聲音。一個有趣的問題是一部分客戶並不明確自己想要的音色,抑或客戶所認為的適合自己的音色和實際情況有偏差,這就需要在溝通和討論中幫助他們明確想要的目標音色。制琴制琴師的主觀理解加上幾十位演奏家的幫助,才能定義一個品牌具有識別度的音色。 Adamovic堅持使用自主拾音器和電路,因為製琴師認為只有自己設計的電路和拾音器,才能準確的掌握音色,他主張讓拾音器和電路高度還原木材本身的聲音。所以每一支Adamovic貝斯不僅在外關上獨一無二,音色也是完全根據客戶的要求高度個性化訂製。

2.選材

Adamovic擁有最先進木材甄选和處理方式,制琴師對一味的保持恆定濕度,或者一味的自然風乾持否定態度。 Adamovic採選用25-30年自然風乾存放的木材,經過繁複的物理穩定性處理,隨後將木材放入備選清單,備選入庫的木材在6個月以上的存放後進行切割,切割時濕度和張力有問題的木材會被淘汰。拼接琴頸木的木條會在這之後進行10個月以上的存放觀察,進然後進行自然季節性測試,不對倉儲適度做任何干涉的情況下,十個月後自然發生彎曲變形的木材會再次被淘汰掉。只有適應季節濕度變化依然平直的木材會被拼接成指板半成品。

以上,可以說是製琴行業最嚴格的木材處理體系,所以Adamovic不能提供完全開放的琴頸木材訂製,制琴師會根據客戶的需求提供幾根琴頸半成品進行選擇,而這些琴頸木料,已經經過了兩年以上的製作時間。同樣的嚴格系統,一樣適用於琴體,貼片等木材的處理。

3.X-ergo

Adamovic手工樂器在業界一直以人體工學設計著稱,無論實心樂器還是半空心樂器,其重量都堪稱同類產品最輕,當然這也和選材和材料的干燥處理密切相關。最早來到中國的一支半空心六弦貝斯,重量只有3.5Kg⋯⋯琴體背面人體工學設計——-“x-ergo”超越傳統胯骨工程學,讓琴體和演奏者的身體完美貼合,在背著貝斯站立且無需手扶的情況下,琴整體不會發生傾斜或移動。即使有效弦長35英寸的BASS,演奏低把位時手臂不會因為過度伸展感到不適。一個因為腰疼奮起的貝斯手,成為了製琴師人體工學領域的先鋒。琴頸只有Saturn土星系列採用栓接。其他系列的琴均Heel-less琴頸結構,獨特的Set-in結構,得到更好的震動的同時,當你演奏24品這樣的高把位的時候,觸不到琴體。

4.演奏者

Adamovic單缺角有品貝斯以其穩定清澈鋼琴音著稱,Joe Bonamassa的前任貝斯手Eric Czar是Adamovic的忠實用戶,並和Adamovic共同開發了EC簽名款七弦貝斯,以點弦演奏為主。無品琴-月蝕系列更是得到諸多打牌樂手的青睞,美國著名貝斯大師Athony Wellington 在一次教學中看到自己學生使用的無品Adamovic-Eclipse,試過以後非常喜歡其音色和製琴理念,隨後同Adamovic取得聯繫,自掏腰包訂製了一把無品貝斯。


(“我的Adamovic Eclipse fretless bass 是一把非常棒的琴,彈著好聽,看著也非常漂亮,我朋友和學生總是向我藉這把琴⋯⋯”Athony Said)

根據Adamovic內部CRM資料統計,95%的Adamovic用戶在得到他們的愛琴之後沒有進行轉售,因為他們很難在別處找到更舒適的琴和完全屬於自己的音色了。

同時Adamovic的單缺角貝斯深得日本貝斯演奏家們的喜愛,以和弦演奏為主的日本音樂家們承攬了40%的訂單,還有超新星系列的搖滾型貝斯,也大量發往日本。其他訂單主要銷往歐洲和美國。